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市委书记的新秘书
市委书记的新秘书

市委书记的新秘书






  坐在办公桌前,谢兰兰下定决心,还是要替换徐志。毕竟她有家有老公有孩

子,还有多年来家族的培养,都使得她不容许有半分风险,有风险就要防范。



  「去,把薛秘书长请来!」



  望着徐志远去的背影,谢兰兰忽然有些觉得对不起他,一个秘书上任第二天

就被老板炒了。在这如履薄冰的官场上,几乎是没有的事,这样被老板嫌弃的秘

书,会让外界怎么猜测他。尤其是作为市委书记的秘书,昨天还是天堂,今天就

入地狱,他要饱受多少嘲笑。他的仕途也许从此以后就是终点,还没开始就已经

终结。心中不由得有几分不忍!



  毕竟小徐还是很能干的,一个很细致很周到到的秘书,但就能力而言他真的

可以很好的胜任书记秘书的工作。难道就因为昨晚小小的暧昧,就要终结一个上

进的年轻人的前途,应该吗?



  应该吗?谢兰兰反复的问自己。



  虽然小徐不该有自己的高跟鞋自慰,可是,其实不也是自己纵容的结果,自

己要是早点清醒,不去装睡,也就提前打消了他的妄想,也许以后不会有什么发

展。



  自己老公董学斌当初不是也用自己的丝袜自渎,还被自己逮个正着,自己不

也原谅包容,甚至纵容了吗?现在小董更是成为了自己的老公。



  难道自己就不能在包容一下徐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能因为别人幻想你

就打击别人。事实上,这世界上在内心里幻想你谢兰兰的人还少吗?



  只不过徐志更加单纯,更加直接了一些。



  脑袋很混乱,以至于市委秘书长薛美静进来她还没发觉,知道对方说话:

「谢书记,您找我!」



  「哦!坐!」



  秘书徐志分别给她和薛美静倒上两杯茶,关门出去。



  谢兰兰不由得看着关上的门想:「小徐,还不知道,也许他这一关门,一辈

子就再也进不来了,不知道我这么做对不对?」



  有些烦躁,不由得抿了口茶,碧螺春的清香夹着一股淡淡的蜂蜜的香甜,进

入口腔。谢兰兰不由得愣了。她怕苦,所以在茶中她最爱清香悠远苦涩味味最淡

的碧螺春,可以她还是不喜欢那似有若无的苦涩。所以她会在茶里加蜂蜜。



  没想到细致的徐志竟然发现了,虽然作为秘书明白老板的喜欢,是必做的功

课。可是仅仅一天就能发现她这个习惯,证明他很用心。



  而最让她感动的是,她虽然喜欢在茶里加蜂蜜,却不喜欢蜂蜜遮盖茶本身的

味道,故而她放蜂蜜只放半汤匙,多了茶酒多了蜂蜜的甜腻,少了就遮不住苦涩。

而徐志仅仅一天就发现了,很用心的一个秘书。



  不由得望着茶出神。



  「谢书记,你找我来是?」



  薛美静的问话才让谢兰兰的思绪飘回来:「哦,我初来乍到的,对下面的同

志还不了解,薛秘书长可要给我介绍介绍哦!」



  「应该的……」



  半个小时后,薛美静从谢兰兰的办公室出来,路过徐志的身边,笑道:「小

徐,好好干!我相信你的能干总有一天,谢书记会体会到的。会喜欢你的能干的!」

说完眨眨眼,摇摆着杨柳般的腰肢笑着走了。



  徐志笑着送她:「谢谢秘书长美言,我不会忘的!」



  薛美静拉着徐志到一个转角,笑着撩开裙子:「我也不会忘记你的能干,看

人家穿的是你最喜欢的!嘻嘻人家老公这两天出差了,要半个月才回来。什么时

间徐大秘去人家那,交流一下工作呀!人家最近和老公有新拍了结婚纪念照,很

大幅的,挂在卧室里,很温馨浪漫。人家知道你最喜欢在结婚照底下日别人老婆,

嘻嘻!怎么样,有兴趣吗?」



  徐志一摸薛美静开档情趣内裤里的骚屄笑道:「大骚货,想我了,现在没空,

晚上去日你!」



  「你说的,多晚!人家都等你!现在陪你的谢书记吧!呵呵!」



  刚上任,还不是很熟悉,所以工作还没有想象中的忙碌,再说书记的最大工

作就是掌握方向,指引班子成员工作的目标,至于怎么做,怎么做到,具体的实

施,细致的工作是下面人的事。所以一个有能力的书记,应该是班长成员中最轻

松的。而谢兰兰恰恰是很有能力的领导。



  所以她下午就早早的下班了,这是书记的权利。刚搬来,家里还有许多东西

需要添置。而且带的衣服也不多,尤其南方很热,应该多买些凉爽的是和南方的

衣物。



  没人陪同,拎包的任务自然是秘书徐志的,实际上能给领导拎包,尤其是陪

领导逛街,拎包,这对秘书是一种变相的奖励,肯定。因为领导办私事的时候还

带着你,证明你在领导心中很信任,是心腹。



  所以徐志拎包拎的很兴奋,男人最怕和女人逛街。但是现在徐志恰恰相反,

满脸的红光,这要是替自己老婆拎包,绝对的超模范丈夫,成为众多女性教育老

公的范本。



  这不不远处,就一个身材还算姣好的女子,正指着她拎包拎的唉声叹气的男

友,愤愤的教育:「你看看人家陪老婆逛街,自觉地屁颠颠的拎包,满脸的高兴。

你看看你,才这点东西,才拎了一个小时,就累死累活的,你多学学人家。」



  那男人瞅瞅谢兰兰,心中愤愤的想:「你要是长这样,我也屁颠屁颠的。你

妈,好菜都让猪拱了,这么好的白菜,怎么就让这个矬子给上了!」



  谢兰兰也听到了,尤其是对方误会她是徐志的老婆,她脸皮厚也懒得解释。



  这时走到一家内衣店,店内挂着不少的内衣,情趣内衣,还有丝袜。



  这些丝袜,一下吸引了,谢兰兰的目光,看到这些丝袜,她就不由自主的想

到昨天晚上,徐志似乎很喜欢长筒丝袜。不自觉的谢兰兰就走到了店里,自己的

丝袜基本上都是短款的,因为长筒丝袜,连裤袜太性感,显得不庄重,所以谢慧

兰基本上不穿。就是自己身上现在穿的这一条,被徐志喷了精液的这一条,也是

老公董学斌给强买的,想让她穿,可是她老公一直没这个福气看他穿长丝袜。



  其实穿长丝袜,也不错,女人就是应该穿性感一些,性感不是骚!谢兰兰暗

自想着。



  店里的丝袜品种还真不少,有长筒的,吊带的,连裤的;带蕾丝,不带蕾丝;

漏裆的,不漏裆的;保守的,情趣的;大网眼的,小网眼的;红的,白的,粉的,

肉的,黑的,绿的……



  林林种种,因为谢兰兰基本上没买过长丝袜,一时间竟然不知道买什么样的。

心道:「也不知道徐志喜欢什么样的?」



  看了半天,只好拿起意乱黑色的丝袜,脸皮厚的问徐志:「小徐,你看这个

怎么样?你喜欢?」



  徐志先是一愣,然后惊喜的说:「喜欢,喜欢,谢书记穿一定很好看!」



  谢兰兰故作镇定,没皮的说:「我以前没买过,不知道买哪些?你给我参谋

参谋!」



  「好嘞!」徐志立刻拿起一款白色的大腿根带蕾丝的吊带丝袜说:「这个,

很好!谢书记,您穿一定很美!」



  谢兰兰瞅瞅,虽然没穿过,不过一想这样的穿着自己身上,怎么想都一个字

「骚」,有些迟疑的问:「你喜欢!?」



  「嗯!」徐志飞快的点头:「喜欢,特喜欢!」



  看着徐志很喜欢,谢兰兰莫名的有些高兴,但是嘴上却不承认,装作面无表

情的说:「好吧!反正我也不知道选哪件,我去试试!」



  更衣室,也不知道谢兰兰是太大大咧咧,还是不以为意,门竟然没关好,半

敞着。她慢慢的把身上的肉丝袜卷下来的时候,徐志直勾勾的盯着,那慢丝丝的

动作充满着诱惑。



  尤其新的丝袜套上谢兰兰晶莹如玉的美脚,一寸寸漫卷上大腿根的时候,更

是让人喷血,由于是吊带,要穿到小腰,所以最后谢兰兰翻起直筒裙,露出黑色

的蕾丝内裤,更是有种让男人崩溃的感觉,徐志差点流鼻血。



  谢兰兰肚子对着试衣间的镜子,似乎在孤芳自赏,喃喃自语:「满意吗?」



  「满意!」徐志轻声回答。



  也不知道谢兰兰是否听到,但是她似乎对这条丝袜很满意,笑了:「不错,

买了!还有吗??」



  徐志连忙递过一条走看好的肉色半通明的漏裆连裤袜。



  谢兰兰换上,对着镜子自语:「好看吗?」



  「好看!」



  大红色的蕾丝丝袜。



  「可以吗?」



  「可以!」



              粉色的网纹丝袜



  「行吗?」



  「行!」



  黑色的大网眼渔网袜。



  ……



  最后一连买了三四十条各色丝袜。谢兰兰脸不红心却跳,心中有些不安,觉

得怎么就是感觉对不住老公呢!



  嗯!我没有对不起老公,我的小老公不是也希望我穿长丝袜吗?我这是卖下

来,穿给他看的,他一定喜欢。



  虽然买的多了点,可是老公有钱一定不在乎这点钱的。



  只是他不在,现在没法穿给他看,所以人家让小徐参谋一下而已。是的,就

是这样!谢兰兰心里安慰自己,变得平静。



  谢兰兰穿的最后一款淡粉色透明的蕾丝花边的丝袜,想脱得的时候,徐志说:

「这个穿在谢书记身上很好看,不如就穿着吧!」于是就没有褪下。不过身上的

黑西装不是很配。谢兰兰发愁:「不是很搭配呀!」



  徐志说:「谢书记,一会不是要赴薛秘书长的宴吗?穿的太正式也不随和,

太疏远了!」



  「也是!」这倒是理,谢兰兰也是这样想的,穿的一本正经的去赴薛美静的

宴请,未免显得太过公事公办。对方既然有靠拢的意思,怕是不能寒了对方的心。

怎么也要显得亲近一些,不能搞得和办公似的。



  徐志拿过一套粉色女士小西装套裙和一双桃色的高跟鱼嘴系带凉鞋说:「这

个最适合谢书记了,和袜子也很配。」



  不过这个小西装是大V领的设计,裙子很短,还正面开了一个岔口,似乎延

伸到裆下爱,不由得问:「这个合适!」



  徐志笑着说:「合适,特合适谢书记!」



  谢兰兰换上。立刻有一个干练的女领导,变成一个有些性感妩媚的御姐少妇。



  小西装的裁剪很到位,只有酥胸下方一粒扣子,系上以后,紧紧地箍住她豪

放的大奶下方,托着她沉甸甸的一对豪乳。上身的大V领,不是很紧,有两份宽

松,却恰到好处的让她一对饱满的玉乳得到舒展,绽放最迷人的形状,撑着衣服。

小腰紧束,把动人的小蛮腰表现的淋漓尽致。衣摆是前大后小,斜伸的尖角,有

几分飘逸洒脱,多了几分少妇的风情活泼。



  下身的短裙行走间,前方的开叉不时地撩拨起来,有几分诱人的遐想,想象

着少妇裙下是何等的风光。



  焕然一新,前所未有的清新和性感,让谢兰兰也不由得满意。



  结完账,看见徐志竟然对着一堆性感风骚的内衣出神,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看着那些风骚的款式,谢兰兰脸上终忍不住有些火辣,想着自己要是穿上,

那真不敢想,打死也想不到。不由得有几分恼怒:「还看什么?走啦!」



  说完也不看徐志,匆匆的走了。



  徐志连忙追出去:「谢书记,等等我,等等我!」



  看到谢兰兰有些不虞,徐志小心地问:「谢书记,您生气了,是我惹您生气

了?」



  谢兰兰一脸淡然,不理他,不紧不慢的走着。



  徐志连忙拿谢兰兰买的东西:「谢书记,东西我来拿!」



  谢兰兰纤手一让,躲了开来,徐志紧张的问道:「谢书记,您别生气,我要

是哪里惹你生气,你批评我!」



  看到徐志紧张的好似小媳妇样,谢兰兰的气也就消了,其实走出店门,谢慧

兰就不生气了。她只是生气自己,想到老公董学斌了。再说,生什么气?难道和

徐志说,你脑袋里想我穿那些风骚内衣的样子,所以我生气。这话怎么说?越描

越黑,你怎么知道人家在想你,万一不是呢?就算是,你也不是人家肚子里的蛔

虫,没证据不是,反而显得自己龌龊不是。



  想到这,谢兰兰哑然失笑,虽然不生气,但是必要的敲打还是要的,不然以

后这个小徐还不是得寸进尺。



  下午和薛美静的碰面很顺利,薛美静的靠拢之意很明显,也对市委秘书长,

不和市委书记一条心,也当不久不是。晚宴也很愉快,因为两人都是女人,互相

亲近,话也多了不少,没外人,虽然是喝红酒,也喝了不少。毕竟谢兰兰也要向

薛美静表示善意的接受不是。



  回到住处,微醉的谢兰兰直接往床上一趴,很不淑女的趴在床上,徐志站在

一旁,也不知道该不该走,毕竟书记没交代不是。



  「谢书记,谢书记!」徐志轻轻呼唤「嗯!」谢兰兰不置可否的嗯了一下,

就没下文了。



  徐志就更加拿不定主意似的,呆呆的站在谢兰兰身后,又叫她:「谢书记,

谢书记!」



  谢兰兰没有回应,就好似醉着了一般,安安静静的!



  腾然,谢兰兰美丽的睫毛抖动了一下,她感觉到了,脚心传来的瘙痒和灼热,

一个巨大坚硬的东西,从她的美脚和高跟鞋之间生生挤了进去,然后直接穿过她

的脚心,脚掌,把她的柔脚顶的拱起,高跟鞋好似撑爆了一般。



  谢兰兰这一刻迷茫了,她也分不清自己为什么装醉,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样纵

容徐志对还是不对。但是她却纵容,就这样静静的趴在床上,就好似什么也没发

生似的,自欺欺人的感受着脚底那异样的舒服和满足。



  「谢书记!您的腿好美,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美腿!」徐志深情地说着,大手

摩挲着谢兰兰柔美的小腿肚子,滑腻的皮肤和丝袜的顺滑交织在一起,格外的舒

服。



  刚开始,谢兰兰的小腿还骤然绷紧,她没想到徐志比昨天更近了一步,但是

渐渐的她接受了,其实这也许就是她所期望的。



  在矛盾挣扎中,谢兰兰选择了沉默。



  沉默就是接受,也许谢兰兰的沉默给了徐志鼓励,也许是一位谢兰兰真的睡

熟了,徐志更加的大胆,大手慢慢的攀上谢兰兰的大腿。



  大腿坚实而不失弹性,紧致而有细滑的感觉格外惹人着迷。徐志顺势趴在了

谢兰兰的大腿上,双手环抱着这对骄人如玉的美腿。还不时的亲吻,每一次亲吻,

谢兰兰的腿面就会乍起,格外的敏感刺激。



  这时的徐志就像是丑陋的恋腿癖,抱着谢兰兰的玉腿,下身肥大的屁股,不

停地一抬一落,在谢兰兰的玉足上起伏。



  起伏的动作越来越大,甚至发出撞击顶的的啪唧声。



  谢兰兰穿着高跟鞋性感的美足,也在一次次的起落中,在床边上上下颤抖着。



  这一刻静悄悄,只有啪唧声,和床垫格叽的声音,有一点唯美的和谐。



  但是徐志那矮短粗大,肥硕又丑陋的身躯,却又是那么的不堪,就好似在上

演美女与野兽,让人叹息!



  但是不管怎么说,就算是癞蛤蟆吃天鹅,却实实在在的发生在,徐志抱着谢

慧兰并拢的美腿,就好似把她的玉足当做了阴道,在不停的啪叽侵犯。



  而他狰狞巨大的丑陋家伙,还不停的在谢兰兰的两只美脚间不停的切换,一

会插插这个,一会插插那个。



  直到他剧烈的喷涌着灼热的岩浆,将谢兰兰两只美脚和高跟鞋之间都注满乳

白色恶胶状物。他竟然还在喷涌着,拔出来的巨大,在空气中,不停的跳动,呲

呲的射着,乳白的粘稠,滴落在谢兰兰玉白的的小腿上,甚至还有几滴打湿在谢

慧兰的大腿内侧。



  「好多啊!」谢兰兰暗暗的惊讶:「比老公的多多了,老公射一晚上都没他

一次射的多,怎么这么多。是老公射的太少吗?还是他的太多?我的子宫盛得了

吗?」



  谢兰兰埋在被单里脸红,暗自责怪自己,他射的多就多呗,和你子宫盛不盛

的了有什么关系?你难道还想用自己的子宫去盛他的那东西吗?谢兰兰你什么时

候变得这么龌龊淫乱,你是有老公的女人,不能胡思乱想。



  「谢书记对不起,都射你腿上了!我给你擦!」徐志拿着卫生纸仔细的擦拭

着,像是要毁尸灭迹,但是这样的擦拭让谢兰兰更多的皮肤和黏黏的粘液接触在

一起,丝袜好像附着了一层亮晶晶的薄膜,紧紧地黏在大腿上。



  这样的擦拭,更像是在要把那些粘稠均匀的涂抹在谢兰兰的美腿上。



  很快谢兰兰的整个吗,美腿都湿滑滑,粘湿的丝袜紧贴着皮肤,这粘液一直

涂抹到她的大腿根,再多一点,谢兰兰甚至怀疑会涂抹到自己的私处。



  该死!怎么不再多一点,再多一点,就可以抹进人家的内裤了,再多一点,

也许连阴道里面也能抹一些。



  谢兰兰再次脸红,该死!今天怎么都是色色的思想,人家不能对不起老公!



  只是这黏黏滑滑的感觉抹在身上的感觉好特别,好好玩!也还算舒服!



  擦完之后,谢兰兰准备起身,刚刚眯起眼睛,就发现徐志站在床边还没走,

然后她惊讶的发现,徐志下面的巨物又勃起了,巨大可怕的头颅高高扬起,整个

长度看起来有近四十厘米,比老公董学斌大了三倍。自己的小老公小董和他比起

来就像是发育不全的二等残废。



  而谢兰兰也异常的惊讶,难道男人都是这么喜欢折腾吗?一天来好几次?



  其实,谢兰兰不知道她老公和徐志都不是普通人,一个有时间异能能近乎无

限勃起,一个屌大如炮,以粗大力量见长,都不是普通男人的标准。



  「谢书记,谢书记。」徐志呼唤谢兰兰。



  谢兰兰抖了抖睫毛,没有做声,继续装睡。



  徐志大胆的抬起谢兰兰的美脚,把她的美腿往上推,谢兰兰的美腿笔直指着

天空,并拢着。



  谢兰兰一惊:「难道他要侵犯我。」不由得陷入了挣扎,这时候是一脚将他

踹开,让这个以下犯上的小秘书清醒清醒,还是沉默放任放纵。



  这一刻她很迷茫,一边想着家庭老公,一边又想着徐志的巨大,好奇的想要

知道,那巨大东西进入身体,和老公的有什么不同滋味。



  就在谢兰兰好在挣扎迷茫的时候,徐志的灼热已经顶在了她敏感的大腿根,

大腿内侧,谢兰兰身体立刻绷直,紧张的喘气。



  好热啊!这一刻,谢兰兰的脑袋像被高温烧毁了,不能思考,等待着。



  下一刻,谢兰兰感到自己两腿之间,紧贴的敏感的大腿内侧,挤进一根巨大

的滚烫的肉棍,然后在她丰腴的的大腿肉间,来回抽动摩擦,让她的大腿内侧的

丰肉,不停地乍起,「嗯」,谢兰兰偶尔会发出一点闷哼。



  徐志兴奋的抱着谢兰兰的大腿,顶着。



  这时,谢兰兰感觉到自己最羞耻的股沟处,被徐志顶住了。不由得又有点挣

扎:「他要进入了吗?」



  此时的徐志只要大龟头挑开她的内裤,就能进入她身体中,只有老公才能进

入的地方。



  长到腿根的丝袜也勒着大腿根,丝袜顶端是两指款的松紧,微微陷进肉里,

很性感。徐志的大鸡巴一用力,穿进谢兰兰的丝袜中,在丝袜与大腿敏感的嫩肉

间穿梭。



  谢兰兰送了一口气,旋即有一点恼怒,很想一脚把徐志给蹬下床去。自己竟

然为了这个没胆的小秘书,挣扎傍徨。想到这她又是一阵羞愧,幸亏徐志没胆,

不然自己要真的对不起老公了吗?



  也许徐志没胆,最好,这样暧昧一点,不越线,也不错,心情,轻松不少。

立刻感受到大腿内侧敏感的细肉被来回摩挲的刺激。



  「谢书记,你的腿好美啊!」



  这样的夸奖,不由得让谢兰兰身体泛出小小的骄傲。



  「谢书记!哦!」徐志松开谢兰兰的一条腿,另一条美腿,往她胸前一压,

谢兰兰的美腿就劈叉开,徐志扛着一条美腿,往下一压。



  好重!没徐志的体重压在身下,谢兰兰感到没压制了一般。



  徐志快速的挺动着,「哦!」然后浓浓的粘液在她的大腿内侧爆发,由于有

丝袜的阻隔,这些液体一滴没有浪费,都紧贴住她的皮肤。



  徐志的巨大拔出丝袜,还在喷涌着,然后谢兰兰感到喷涌的巨大,顶住了自

己的内裤。隔着薄薄的内裤,徐志的鸡巴对着她的屄发炮。谢兰兰能感到,它每

次喷射,都勃动一下,隔着内裤撩拨着她少妇人妻的敏感,让她湿润。



  内裤湿了,湿透了,整个内裤都被射满精液,变得透明了不少。



  随后,徐志细细的给她擦拭,尤其是擦到她内小内裤裹着的高挺的时候,就

是在被徐志摸她的私处,谢兰兰紧紧大腿缩了缩,没有了下文........